单挑王游戏论坛 - 湖北公安县唯一机动车检测站负气关停
单挑王游戏论坛
单挑王游戏论坛,单挑王游戏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单挑王游戏论坛 > 湖北公安县唯一机动车检测站负气关停

湖北公安县唯一机动车检测站负气关停

小故事网 时间:2016-12-07 10:19:34

今年9月6日以来,湖北公安县唯一一家小型机动车检测站停运了,车主们不得不去附近的荆州、石首、松滋年检车辆。有车主称,往返路程达百公里左右,还要花费百余元的过路费、油费。9月6日,三袁机动车检测站张贴公告,宣布停业。 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为何出现这一状况?10月8日,公安县三袁机动车检测站负责人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因为租用场地到期,他准备将检测站迁址,没想到办好手续后没被县里通过。他听一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知情朋友说,他的迁址要求在县里规委会上通过后,分管县领导签字同意,但被代县长签了“暂不批复”。  李崇高说,这是县领导为了扶持另一家新建的机动车检测站,而阻挠他的迁址,他无奈之下关停了检测站。他觉得,新建检测站拍地就用了2018万,按公安县的机动车保有量,很难赢利,县里拒绝他的迁址要求,可能是对摘地企业有扶持政策。  新建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也表示,地价太贵,她曾提出退地,政府就引来一名老板持有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针对李崇高的说法,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解释,分管县领导签字是不愿得罪李崇高,所以签了字。此外,李崇高检测站的新址位于荆江分洪区的通道内,他没有到水利部门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因此,水利部门在县里的规委会上提出了反对意见。  公安县水利局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相关审批归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管。  但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水政监察大队相关负责人称,之前在分蓄洪区内建设,几乎没有企业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规委会也未邀请该单位出席会议;公安县政府应该是不愿意让李崇高的检测站迁址,给他设置了障碍。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一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表示,公安县机动车保有量只有这么大,建新检测站的公司花这么多钱购买了土地,两家同时存在不利于市场,县里还是想让这两家合作,新检测站将于年底或明年初开业。  “不如我自己关了”  “因种种原因,检测站从即日起停业。”9月6日,位于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院内的三袁检测站门前,张贴了这一告示。  三袁检测站停业,意味着,公安县内的小型机动车车主,年检时必须到附近的荆州市、石首市、松滋县。  “往返一趟费用超过一百元。”一名车主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最近的一个检测站位于荆州区纪南镇安家岔,距离公安县约40公里左右,高速过路费往返为80元左右,再加上油费,费用更多。“这还只是小车的费用”。  10月8日,在公安县三袁检测站,透过门缝,能看见检测线旁摆放着一些检测设备。  “被他们‘逼停’,还不如我自己关了。”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崇高说。  位于交管大队大院的三袁汽车检测站。  2004年颁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规定: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检验实行社会化。  一年后,李崇高按招标条件,于2005年7月18日,成立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袁公司)。2006年,获得“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  李崇高的检测站租用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场地,合同期从2005年下半年至2014年12月31日,每年租金50万元。李崇高说,2014年合同到期后,交警大队就没有与他续签合同,但让其继续在交通警察大队院内营业。  2014年,国家相关部门出台新的机动车检测站标准,以往车辆只检测外观及综合安全这两项,新标准增加了环保检测,检测项目由以前的两项变成了三项。再加上租用场地小,排队车辆经常造成附近路段拥堵等情况,李崇高决定将三袁检测站迁址,按照新标准建设新的检测线。  “为何要扶持小儿子”  李崇高说,从2013年底开始,他就给当地政府部门写报告,希望征地搬迁,同时做项目的前期运作,但“有人认为这个项目很赚钱,也开始动了心思”。  李崇高打算将检测站迁址于宏荣驾校内。  2015年,公安县决定将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一块土地拿出来招拍挂,用于建设新标准检测线。  2015年10月16日,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发布的《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显示,位于曾埠头村的P(2015)21号地块,以2018万元被公安县顺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达公司”)摘得,该宗地土地用途为其他商服用地(车辆检测中心)。  李崇高说,这块地招拍挂时已经规定,必须用于建设车辆检测中心。顺达公司并没有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是专为“抢”这个项目而成立的公司。  “这个价格太高了,我根本就没有参加招拍挂。”李崇高说,这块地的起拍价为1790万元,而他之前以为可以在工业用地上建检测站,他当即决定放弃竞拍。李崇高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公安县小型机动车保有量约为6万辆,每辆车年检的费用仅为120元。每年检测站的毛收入为两百多万元,纯利润才几十万元。如果摊上买地、建设的成本,“这笔账根本算不过来”。  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顺达拍下地后,曾多次找过他要求合作,遭到拒绝后还曾向政府要求退地。  2015年11月24日,公安县人民政府就检测中心项目建设有关问题召开协调会,《公安县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显示:原则上“十三五”期间不再提供新的检测站项目用地。  宏荣驾校旁,为准备检测站迁址,拆除了一栋民房准备修路。  李崇高说,这份《会议纪要》阻挡了他找到搬迁地址的希望。不过,他自行找到公安县宏荣汽车驾驶培训学校合作,谈定将检测站搬到位于207国道旁夹竹园镇金猫口村的宏荣驾校内,宏荣驾校地块属于存量用地,为商业用地。  和宏荣驾校谈定后,李崇高找设计单位对新检测站做了规划设计方案。2016年4月,李崇高向公安县质监局、住建局申请迁址,当月28日,得到公安县质监局“同意”批复。李崇高向澎湃新闻出示了这份批文。  宏荣驾校负责人龚先生向澎湃新闻证实,其驾校场地有十余亩,双方已经签订合作协议。为了检测站搬迁到驾校,他还购买了一栋民宅,准备拆除后开一个通道,方便检测车辆通行。  “规划局也通过了方案,并将方案送到县规委会上进行讨论。”李崇高表示,他从朋友处打听得知,8月18日召开的规委会上,这个项目全票通过。一份公安县人民政府文书处理单显示,县委常委甘辉波、副县长刘才均批示“拟同意”,9月1日,公安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杨运春批示“三袁驾校机动车监测线(应为“检测站”)选址方案暂不批复”。  正在建的顺达汽车检测站。  李崇高说,几天后他找到县里相关负责人,有人说李崇高“搞了十几年了,不错了”。  李崇高一气之下,将检测站关停,“我所有的资质都是现成的,提供了十几年服务,而管理部门非要扶持没有资质的‘小儿子’,这里面有没有利益存在?”  他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显示,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的汽车检测线,有效期至2018年4月6日。  分洪区认为是县里“设卡”  三袁检测站的迁址申请究竟卡在了哪里?  10月9日,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告诉澎湃新闻,李崇高提出的迁址地处于荆江分洪区内,此处不允许有任何阻挡,一旦炸堤,要能让水迅速流出去。但经不起李崇高的软磨硬施,规划局才将方案提交到规委会上。而规委会上,水利部门就提出反对意见,要三袁检测站做防洪风险评价。  既然有反对意见,为何有两名县领导签字同意?  罗立红表示,因为李崇高比较倔,领导不想得罪他才签字同意。杨代县长是后来参会的,所以签了“暂不批复”。  罗立红说,三袁检测站位于县城中心,经常造成堵车。新标准要求增加环保检测,李崇高就想迁址把环保检测和汽车检测放在一起,这个项目也是他提出来的。但土地招拍挂的时候,他没能拿到地,别人找他合作他又不愿意,李性格比较偏执,就把汽车检测站关闭了。  对李崇高所说的“规划部门并没有告知他要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罗立红否认说,早就告知李崇高要办防洪风险评价,防洪方案应是整个规划的前置方案。  是不是因为顺达公司买了地,政府想扶持新的检测站?“我们不是故意要卡他(李崇高)。”罗立红说,市场是放开的,有两家竞争,各方面服务还要好些,顺达新建的汽车检测站应该年底就可以运行。  是不是办好防洪风险评价,三袁检测站就能完成搬迁呢?  罗立红说,即使李崇高做好防洪风险评价,办公楼还需要做6米高架空,以便洪水通过。除此之外,宏荣驾校位于207国道边,因场地不大,场内还有驾校,极易造成国道堵塞。而且,宏荣驾校所在区域,政府是准备规划为生态休闲区,检测站搬到此处并不合适,但这块地又是存量用地,这其中存在很多矛盾。  10月9日上午,公安县水利局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的审批由湖北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负责。  澎湃新闻前往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进行咨询,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企业,基本没有办过防洪风险评价书;如果规划局要求办评价书,可向该局水政监察大队咨询。  水政监察大队周姓队长告诉澎湃新闻,该局没有列席过公安县规委会,也未曾对三袁检测站的搬迁提出异议。周队长说,李崇高曾在9月份前来咨询办理评价书的手续,防洪风险评价可以和工程同步推进。这个手续很简单,李崇高找有资质的单位做风险报告后,交由水政监察进行审批即可,“他们(公安县规划局)以前从来没有要求过企业建设,把防洪风险评价作为前置条件,这就是公安县要故意卡他。”  罗立红向澎湃新闻证实,以前确实没有企业办防洪风险评价,现在刚刚变规范。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批示暂不批复三袁机动车检测站选址方案的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罗立红是乱说的。”一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告诉澎湃新闻,三袁检测站迁址方案几个月前曾经上过一次规委会,没能通过,主要原因是有地的驾校没资质,有资质的三袁没地。这一次规委会他出差在外,是通过手机电子签批的,而另一名县领导对情况不太了解,所以签批了“同意”。这次规委会上有很多方案上会,后来他了解到,是有人临时将迁址方案送到会上的。杨县长签批的时候,看到方案后警觉了,了解情况后就签了“暂不批复”。不同意的主要原因,一是防洪报告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公安县汽车保有量只有那么大,如果两家同时存在,对花钱拿专项用地的企业也是不公平的。当时就有人说用存量地办检测站,就被否决了的。因为顺达没有资质,当时政府撮合顺达和三袁合作,但双方没有谈拢。李崇高停站没有通过县里面,是私自停的。新检测站可能要到年底或明年初开业,目前政府仍在努力,让两家能够合作。  新检测站也说地太贵  李崇高称,三袁检测站一年大概要检测2万辆车,一个月是一千多辆,如果他的检测站完成搬迁,将会分流顺达新建的检测站一部分车源,而顺达那块地拿得那么贵,“他们怎么赚钱?所以要让我无法生存。”  公安县质监局产品质量监督科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目前该县只有三袁机动车检测站一家。  10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在位于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顺达公司检测站工地看到,一栋办公楼和两个钢构车间已经基本建成,车间内设备还未安装。工程简介显示,该工程将于10月17日完工。  顺达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表示,为了这个项目她和几个朋友注册了顺达公司。这块地太贵,而且还不能做其他项目。当时拿到地后准备和李崇高合作,但李崇高要求太高。她找政府退地,但合同约定要付420余万违约金。后来政府就招商引资了一名老板,持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澎湃新闻在公安县国土局官方网站查询发现,这块地价格约为57.74万元/亩,2015年同一时期,同属曾埠头村P(2015)25号地块以40.4万元/亩成交。  胡亚兰称,签合同时也规定了,在这块土地上投资必须在2000万元以上,而且只能做检测站,加上地价等总共要投入4000多万元,“这么贵的地,政府要保证投资人的正常收益。我们现在压力非常大,按照公安县的汽车保有量,检测站基本能保持运行。如果人家租一块地就能搞,我花了这么多钱(买地),你让人家搞,我们怎么搞呢?”  胡亚兰说,她不知道李崇高为何把三袁汽车检测站关了,“他们可以继续做啊”。  胡亚兰表示,她也知道当地车主为车检一事烦恼。目前,顺达公司检测站液晶屏、电脑等设备已准备安装,工作人员前后进行了四次培训。购买的大型设备已经在路上,待设备到后请省质监局来标定是否符合规定,然后向省质监局申报资格,40天内就能得到批复。办公楼先装修一层,原计划2017年1月1日开业,现在准备提前在今年11月开业。

今年9月6日以来,湖北公安县唯一一家小型机动车检测站停运了,车主们不得不去附近的荆州、石首、松滋年检车辆。有车主称,往返路程达百公里左右,还要花费百余元的过路费、油费。9月6日,三袁机动车检测站张贴公告,宣布停业。 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为何出现这一状况?10月8日,公安县三袁机动车检测站负责人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因为租用场地到期,他准备将检测站迁址,没想到办好手续后没被县里通过。他听一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知情朋友说,他的迁址要求在县里规委会上通过后,分管县领导签字同意,但被代县长签了“暂不批复”。  李崇高说,这是县领导为了扶持另一家新建的机动车检测站,而阻挠他的迁址,他无奈之下关停了检测站。他觉得,新建检测站拍地就用了2018万,按公安县的机动车保有量,很难赢利,县里拒绝他的迁址要求,可能是对摘地企业有扶持政策。  新建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也表示,地价太贵,她曾提出退地,政府就引来一名老板持有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针对李崇高的说法,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解释,分管县领导签字是不愿得罪李崇高,所以签了字。此外,李崇高检测站的新址位于荆江分洪区的通道内,他没有到水利部门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因此,水利部门在县里的规委会上提出了反对意见。  公安县水利局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相关审批归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管。  但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水政监察大队相关负责人称,之前在分蓄洪区内建设,几乎没有企业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规委会也未邀请该单位出席会议;公安县政府应该是不愿意让李崇高的检测站迁址,给他设置了障碍。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一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表示,公安县机动车保有量只有这么大,建新检测站的公司花这么多钱购买了土地,两家同时存在不利于市场,县里还是想让这两家合作,新检测站将于年底或明年初开业。  “不如我自己关了”  “因种种原因,检测站从即日起停业。”9月6日,位于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院内的三袁检测站门前,张贴了这一告示。  三袁检测站停业,意味着,公安县内的小型机动车车主,年检时必须到附近的荆州市、石首市、松滋县。  “往返一趟费用超过一百元。”一名车主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最近的一个检测站位于荆州区纪南镇安家岔,距离公安县约40公里左右,高速过路费往返为80元左右,再加上油费,费用更多。“这还只是小车的费用”。  10月8日,在公安县三袁检测站,透过门缝,能看见检测线旁摆放着一些检测设备。  “被他们‘逼停’,还不如我自己关了。”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崇高说。  位于交管大队大院的三袁汽车检测站。  2004年颁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规定: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检验实行社会化。  一年后,李崇高按招标条件,于2005年7月18日,成立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袁公司)。2006年,获得“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  李崇高的检测站租用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场地,合同期从2005年下半年至2014年12月31日,每年租金50万元。李崇高说,2014年合同到期后,交警大队就没有与他续签合同,但让其继续在交通警察大队院内营业。  2014年,国家相关部门出台新的机动车检测站标准,以往车辆只检测外观及综合安全这两项,新标准增加了环保检测,检测项目由以前的两项变成了三项。再加上租用场地小,排队车辆经常造成附近路段拥堵等情况,李崇高决定将三袁检测站迁址,按照新标准建设新的检测线。  “为何要扶持小儿子”  李崇高说,从2013年底开始,他就给当地政府部门写报告,希望征地搬迁,同时做项目的前期运作,但“有人认为这个项目很赚钱,也开始动了心思”。  李崇高打算将检测站迁址于宏荣驾校内。  2015年,公安县决定将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一块土地拿出来招拍挂,用于建设新标准检测线。  2015年10月16日,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发布的《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显示,位于曾埠头村的P(2015)21号地块,以2018万元被公安县顺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达公司”)摘得,该宗地土地用途为其他商服用地(车辆检测中心)。  李崇高说,这块地招拍挂时已经规定,必须用于建设车辆检测中心。顺达公司并没有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是专为“抢”这个项目而成立的公司。  “这个价格太高了,我根本就没有参加招拍挂。”李崇高说,这块地的起拍价为1790万元,而他之前以为可以在工业用地上建检测站,他当即决定放弃竞拍。李崇高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公安县小型机动车保有量约为6万辆,每辆车年检的费用仅为120元。每年检测站的毛收入为两百多万元,纯利润才几十万元。如果摊上买地、建设的成本,“这笔账根本算不过来”。  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顺达拍下地后,曾多次找过他要求合作,遭到拒绝后还曾向政府要求退地。  2015年11月24日,公安县人民政府就检测中心项目建设有关问题召开协调会,《公安县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显示:原则上“十三五”期间不再提供新的检测站项目用地。  宏荣驾校旁,为准备检测站迁址,拆除了一栋民房准备修路。  李崇高说,这份《会议纪要》阻挡了他找到搬迁地址的希望。不过,他自行找到公安县宏荣汽车驾驶培训学校合作,谈定将检测站搬到位于207国道旁夹竹园镇金猫口村的宏荣驾校内,宏荣驾校地块属于存量用地,为商业用地。  和宏荣驾校谈定后,李崇高找设计单位对新检测站做了规划设计方案。2016年4月,李崇高向公安县质监局、住建局申请迁址,当月28日,得到公安县质监局“同意”批复。李崇高向澎湃新闻出示了这份批文。  宏荣驾校负责人龚先生向澎湃新闻证实,其驾校场地有十余亩,双方已经签订合作协议。为了检测站搬迁到驾校,他还购买了一栋民宅,准备拆除后开一个通道,方便检测车辆通行。  “规划局也通过了方案,并将方案送到县规委会上进行讨论。”李崇高表示,他从朋友处打听得知,8月18日召开的规委会上,这个项目全票通过。一份公安县人民政府文书处理单显示,县委常委甘辉波、副县长刘才均批示“拟同意”,9月1日,公安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杨运春批示“三袁驾校机动车监测线(应为“检测站”)选址方案暂不批复”。  正在建的顺达汽车检测站。  李崇高说,几天后他找到县里相关负责人,有人说李崇高“搞了十几年了,不错了”。  李崇高一气之下,将检测站关停,“我所有的资质都是现成的,提供了十几年服务,而管理部门非要扶持没有资质的‘小儿子’,这里面有没有利益存在?”  他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显示,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的汽车检测线,有效期至2018年4月6日。  分洪区认为是县里“设卡”  三袁检测站的迁址申请究竟卡在了哪里?  10月9日,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告诉澎湃新闻,李崇高提出的迁址地处于荆江分洪区内,此处不允许有任何阻挡,一旦炸堤,要能让水迅速流出去。但经不起李崇高的软磨硬施,规划局才将方案提交到规委会上。而规委会上,水利部门就提出反对意见,要三袁检测站做防洪风险评价。  既然有反对意见,为何有两名县领导签字同意?  罗立红表示,因为李崇高比较倔,领导不想得罪他才签字同意。杨代县长是后来参会的,所以签了“暂不批复”。  罗立红说,三袁检测站位于县城中心,经常造成堵车。新标准要求增加环保检测,李崇高就想迁址把环保检测和汽车检测放在一起,这个项目也是他提出来的。但土地招拍挂的时候,他没能拿到地,别人找他合作他又不愿意,李性格比较偏执,就把汽车检测站关闭了。  对李崇高所说的“规划部门并没有告知他要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罗立红否认说,早就告知李崇高要办防洪风险评价,防洪方案应是整个规划的前置方案。  是不是因为顺达公司买了地,政府想扶持新的检测站?“我们不是故意要卡他(李崇高)。”罗立红说,市场是放开的,有两家竞争,各方面服务还要好些,顺达新建的汽车检测站应该年底就可以运行。  是不是办好防洪风险评价,三袁检测站就能完成搬迁呢?  罗立红说,即使李崇高做好防洪风险评价,办公楼还需要做6米高架空,以便洪水通过。除此之外,宏荣驾校位于207国道边,因场地不大,场内还有驾校,极易造成国道堵塞。而且,宏荣驾校所在区域,政府是准备规划为生态休闲区,检测站搬到此处并不合适,但这块地又是存量用地,这其中存在很多矛盾。  10月9日上午,公安县水利局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的审批由湖北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负责。  澎湃新闻前往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进行咨询,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企业,基本没有办过防洪风险评价书;如果规划局要求办评价书,可向该局水政监察大队咨询。  水政监察大队周姓队长告诉澎湃新闻,该局没有列席过公安县规委会,也未曾对三袁检测站的搬迁提出异议。周队长说,李崇高曾在9月份前来咨询办理评价书的手续,防洪风险评价可以和工程同步推进。这个手续很简单,李崇高找有资质的单位做风险报告后,交由水政监察进行审批即可,“他们(公安县规划局)以前从来没有要求过企业建设,把防洪风险评价作为前置条件,这就是公安县要故意卡他。”  罗立红向澎湃新闻证实,以前确实没有企业办防洪风险评价,现在刚刚变规范。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批示暂不批复三袁机动车检测站选址方案的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罗立红是乱说的。”一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告诉澎湃新闻,三袁检测站迁址方案几个月前曾经上过一次规委会,没能通过,主要原因是有地的驾校没资质,有资质的三袁没地。这一次规委会他出差在外,是通过手机电子签批的,而另一名县领导对情况不太了解,所以签批了“同意”。这次规委会上有很多方案上会,后来他了解到,是有人临时将迁址方案送到会上的。杨县长签批的时候,看到方案后警觉了,了解情况后就签了“暂不批复”。不同意的主要原因,一是防洪报告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公安县汽车保有量只有那么大,如果两家同时存在,对花钱拿专项用地的企业也是不公平的。当时就有人说用存量地办检测站,就被否决了的。因为顺达没有资质,当时政府撮合顺达和三袁合作,但双方没有谈拢。李崇高停站没有通过县里面,是私自停的。新检测站可能要到年底或明年初开业,目前政府仍在努力,让两家能够合作。  新检测站也说地太贵  李崇高称,三袁检测站一年大概要检测2万辆车,一个月是一千多辆,如果他的检测站完成搬迁,将会分流顺达新建的检测站一部分车源,而顺达那块地拿得那么贵,“他们怎么赚钱?所以要让我无法生存。”  公安县质监局产品质量监督科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目前该县只有三袁机动车检测站一家。  10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在位于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顺达公司检测站工地看到,一栋办公楼和两个钢构车间已经基本建成,车间内设备还未安装。工程简介显示,该工程将于10月17日完工。  顺达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表示,为了这个项目她和几个朋友注册了顺达公司。这块地太贵,而且还不能做其他项目。当时拿到地后准备和李崇高合作,但李崇高要求太高。她找政府退地,但合同约定要付420余万违约金。后来政府就招商引资了一名老板,持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澎湃新闻在公安县国土局官方网站查询发现,这块地价格约为57.74万元/亩,2015年同一时期,同属曾埠头村P(2015)25号地块以40.4万元/亩成交。  胡亚兰称,签合同时也规定了,在这块土地上投资必须在2000万元以上,而且只能做检测站,加上地价等总共要投入4000多万元,“这么贵的地,政府要保证投资人的正常收益。我们现在压力非常大,按照公安县的汽车保有量,检测站基本能保持运行。如果人家租一块地就能搞,我花了这么多钱(买地),你让人家搞,我们怎么搞呢?”  胡亚兰说,她不知道李崇高为何把三袁汽车检测站关了,“他们可以继续做啊”。  胡亚兰表示,她也知道当地车主为车检一事烦恼。目前,顺达公司检测站液晶屏、电脑等设备已准备安装,工作人员前后进行了四次培训。购买的大型设备已经在路上,待设备到后请省质监局来标定是否符合规定,然后向省质监局申报资格,40天内就能得到批复。办公楼先装修一层,原计划2017年1月1日开业,现在准备提前在今年11月开业。

湖北公安县唯一机动车检测站负气关停 疑遭刁难

今年9月6日以来,湖北公安县唯一一家小型机动车检测站停运了,车主们不得不去附近的荆州、石首、松滋年检车辆。有车主称,往返路程达百公里左右,还要花费百余元的过路费、油费。9月6日,三袁机动车检测站张贴公告,宣布停业。 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为何出现这一状况?10月8日,公安县三袁机动车检测站负责人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因为租用场地到期,他准备将检测站迁址,没想到办好手续后没被县里通过。他听一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知情朋友说,他的迁址要求在县里规委会上通过后,分管县领导签字同意,但被代县长签了“暂不批复”。  李崇高说,这是县领导为了扶持另一家新建的机动车检测站,而阻挠他的迁址,他无奈之下关停了检测站。他觉得,新建检测站拍地就用了2018万,按公安县的机动车保有量,很难赢利,县里拒绝他的迁址要求,可能是对摘地企业有扶持政策。  新建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也表示,地价太贵,她曾提出退地,政府就引来一名老板持有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针对李崇高的说法,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解释,分管县领导签字是不愿得罪李崇高,所以签了字。此外,李崇高检测站的新址位于荆江分洪区的通道内,他没有到水利部门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因此,水利部门在县里的规委会上提出了反对意见。  公安县水利局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相关审批归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管。  但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水政监察大队相关负责人称,之前在分蓄洪区内建设,几乎没有企业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规委会也未邀请该单位出席会议;公安县政府应该是不愿意让李崇高的检测站迁址,给他设置了障碍。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一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表示,公安县机动车保有量只有这么大,建新检测站的公司花这么多钱购买了土地,两家同时存在不利于市场,县里还是想让这两家合作,新检测站将于年底或明年初开业。  “不如我自己关了”  “因种种原因,检测站从即日起停业。”9月6日,位于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院内的三袁检测站门前,张贴了这一告示。  三袁检测站停业,意味着,公安县内的小型机动车车主,年检时必须到附近的荆州市、石首市、松滋县。  “往返一趟费用超过一百元。”一名车主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最近的一个检测站位于荆州区纪南镇安家岔,距离公安县约40公里左右,高速过路费往返为80元左右,再加上油费,费用更多。“这还只是小车的费用”。  10月8日,在公安县三袁检测站,透过门缝,能看见检测线旁摆放着一些检测设备。  “被他们‘逼停’,还不如我自己关了。”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崇高说。  位于交管大队大院的三袁汽车检测站。  2004年颁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规定: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检验实行社会化。  一年后,李崇高按招标条件,于2005年7月18日,成立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袁公司)。2006年,获得“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  李崇高的检测站租用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场地,合同期从2005年下半年至2014年12月31日,每年租金50万元。李崇高说,2014年合同到期后,交警大队就没有与他续签合同,但让其继续在交通警察大队院内营业。  2014年,国家相关部门出台新的机动车检测站标准,以往车辆只检测外观及综合安全这两项,新标准增加了环保检测,检测项目由以前的两项变成了三项。再加上租用场地小,排队车辆经常造成附近路段拥堵等情况,李崇高决定将三袁检测站迁址,按照新标准建设新的检测线。  “为何要扶持小儿子”  李崇高说,从2013年底开始,他就给当地政府部门写报告,希望征地搬迁,同时做项目的前期运作,但“有人认为这个项目很赚钱,也开始动了心思”。  李崇高打算将检测站迁址于宏荣驾校内。  2015年,公安县决定将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一块土地拿出来招拍挂,用于建设新标准检测线。  2015年10月16日,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发布的《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显示,位于曾埠头村的P(2015)21号地块,以2018万元被公安县顺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达公司”)摘得,该宗地土地用途为其他商服用地(车辆检测中心)。  李崇高说,这块地招拍挂时已经规定,必须用于建设车辆检测中心。顺达公司并没有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是专为“抢”这个项目而成立的公司。  “这个价格太高了,我根本就没有参加招拍挂。”李崇高说,这块地的起拍价为1790万元,而他之前以为可以在工业用地上建检测站,他当即决定放弃竞拍。李崇高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公安县小型机动车保有量约为6万辆,每辆车年检的费用仅为120元。每年检测站的毛收入为两百多万元,纯利润才几十万元。如果摊上买地、建设的成本,“这笔账根本算不过来”。  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顺达拍下地后,曾多次找过他要求合作,遭到拒绝后还曾向政府要求退地。  2015年11月24日,公安县人民政府就检测中心项目建设有关问题召开协调会,《公安县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显示:原则上“十三五”期间不再提供新的检测站项目用地。  宏荣驾校旁,为准备检测站迁址,拆除了一栋民房准备修路。  李崇高说,这份《会议纪要》阻挡了他找到搬迁地址的希望。不过,他自行找到公安县宏荣汽车驾驶培训学校合作,谈定将检测站搬到位于207国道旁夹竹园镇金猫口村的宏荣驾校内,宏荣驾校地块属于存量用地,为商业用地。  和宏荣驾校谈定后,李崇高找设计单位对新检测站做了规划设计方案。2016年4月,李崇高向公安县质监局、住建局申请迁址,当月28日,得到公安县质监局“同意”批复。李崇高向澎湃新闻出示了这份批文。  宏荣驾校负责人龚先生向澎湃新闻证实,其驾校场地有十余亩,双方已经签订合作协议。为了检测站搬迁到驾校,他还购买了一栋民宅,准备拆除后开一个通道,方便检测车辆通行。  “规划局也通过了方案,并将方案送到县规委会上进行讨论。”李崇高表示,他从朋友处打听得知,8月18日召开的规委会上,这个项目全票通过。一份公安县人民政府文书处理单显示,县委常委甘辉波、副县长刘才均批示“拟同意”,9月1日,公安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杨运春批示“三袁驾校机动车监测线(应为“检测站”)选址方案暂不批复”。  正在建的顺达汽车检测站。  李崇高说,几天后他找到县里相关负责人,有人说李崇高“搞了十几年了,不错了”。  李崇高一气之下,将检测站关停,“我所有的资质都是现成的,提供了十几年服务,而管理部门非要扶持没有资质的‘小儿子’,这里面有没有利益存在?”  他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显示,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的汽车检测线,有效期至2018年4月6日。  分洪区认为是县里“设卡”  三袁检测站的迁址申请究竟卡在了哪里?  10月9日,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告诉澎湃新闻,李崇高提出的迁址地处于荆江分洪区内,此处不允许有任何阻挡,一旦炸堤,要能让水迅速流出去。但经不起李崇高的软磨硬施,规划局才将方案提交到规委会上。而规委会上,水利部门就提出反对意见,要三袁检测站做防洪风险评价。  既然有反对意见,为何有两名县领导签字同意?  罗立红表示,因为李崇高比较倔,领导不想得罪他才签字同意。杨代县长是后来参会的,所以签了“暂不批复”。  罗立红说,三袁检测站位于县城中心,经常造成堵车。新标准要求增加环保检测,李崇高就想迁址把环保检测和汽车检测放在一起,这个项目也是他提出来的。但土地招拍挂的时候,他没能拿到地,别人找他合作他又不愿意,李性格比较偏执,就把汽车检测站关闭了。  对李崇高所说的“规划部门并没有告知他要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罗立红否认说,早就告知李崇高要办防洪风险评价,防洪方案应是整个规划的前置方案。  是不是因为顺达公司买了地,政府想扶持新的检测站?“我们不是故意要卡他(李崇高)。”罗立红说,市场是放开的,有两家竞争,各方面服务还要好些,顺达新建的汽车检测站应该年底就可以运行。  是不是办好防洪风险评价,三袁检测站就能完成搬迁呢?  罗立红说,即使李崇高做好防洪风险评价,办公楼还需要做6米高架空,以便洪水通过。除此之外,宏荣驾校位于207国道边,因场地不大,场内还有驾校,极易造成国道堵塞。而且,宏荣驾校所在区域,政府是准备规划为生态休闲区,检测站搬到此处并不合适,但这块地又是存量用地,这其中存在很多矛盾。  10月9日上午,公安县水利局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的审批由湖北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负责。  澎湃新闻前往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进行咨询,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企业,基本没有办过防洪风险评价书;如果规划局要求办评价书,可向该局水政监察大队咨询。  水政监察大队周姓队长告诉澎湃新闻,该局没有列席过公安县规委会,也未曾对三袁检测站的搬迁提出异议。周队长说,李崇高曾在9月份前来咨询办理评价书的手续,防洪风险评价可以和工程同步推进。这个手续很简单,李崇高找有资质的单位做风险报告后,交由水政监察进行审批即可,“他们(公安县规划局)以前从来没有要求过企业建设,把防洪风险评价作为前置条件,这就是公安县要故意卡他。”  罗立红向澎湃新闻证实,以前确实没有企业办防洪风险评价,现在刚刚变规范。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批示暂不批复三袁机动车检测站选址方案的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罗立红是乱说的。”一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告诉澎湃新闻,三袁检测站迁址方案几个月前曾经上过一次规委会,没能通过,主要原因是有地的驾校没资质,有资质的三袁没地。这一次规委会他出差在外,是通过手机电子签批的,而另一名县领导对情况不太了解,所以签批了“同意”。这次规委会上有很多方案上会,后来他了解到,是有人临时将迁址方案送到会上的。杨县长签批的时候,看到方案后警觉了,了解情况后就签了“暂不批复”。不同意的主要原因,一是防洪报告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公安县汽车保有量只有那么大,如果两家同时存在,对花钱拿专项用地的企业也是不公平的。当时就有人说用存量地办检测站,就被否决了的。因为顺达没有资质,当时政府撮合顺达和三袁合作,但双方没有谈拢。李崇高停站没有通过县里面,是私自停的。新检测站可能要到年底或明年初开业,目前政府仍在努力,让两家能够合作。  新检测站也说地太贵  李崇高称,三袁检测站一年大概要检测2万辆车,一个月是一千多辆,如果他的检测站完成搬迁,将会分流顺达新建的检测站一部分车源,而顺达那块地拿得那么贵,“他们怎么赚钱?所以要让我无法生存。”  公安县质监局产品质量监督科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目前该县只有三袁机动车检测站一家。  10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在位于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顺达公司检测站工地看到,一栋办公楼和两个钢构车间已经基本建成,车间内设备还未安装。工程简介显示,该工程将于10月17日完工。  顺达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表示,为了这个项目她和几个朋友注册了顺达公司。这块地太贵,而且还不能做其他项目。当时拿到地后准备和李崇高合作,但李崇高要求太高。她找政府退地,但合同约定要付420余万违约金。后来政府就招商引资了一名老板,持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澎湃新闻在公安县国土局官方网站查询发现,这块地价格约为57.74万元/亩,2015年同一时期,同属曾埠头村P(2015)25号地块以40.4万元/亩成交。  胡亚兰称,签合同时也规定了,在这块土地上投资必须在2000万元以上,而且只能做检测站,加上地价等总共要投入4000多万元,“这么贵的地,政府要保证投资人的正常收益。我们现在压力非常大,按照公安县的汽车保有量,检测站基本能保持运行。如果人家租一块地就能搞,我花了这么多钱(买地),你让人家搞,我们怎么搞呢?”  胡亚兰说,她不知道李崇高为何把三袁汽车检测站关了,“他们可以继续做啊”。  胡亚兰表示,她也知道当地车主为车检一事烦恼。目前,顺达公司检测站液晶屏、电脑等设备已准备安装,工作人员前后进行了四次培训。购买的大型设备已经在路上,待设备到后请省质监局来标定是否符合规定,然后向省质监局申报资格,40天内就能得到批复。办公楼先装修一层,原计划2017年1月1日开业,现在准备提前在今年11月开业。

今年9月6日以来,湖北公安县唯一一家小型机动车检测站停运了,车主们不得不去附近的荆州、石首、松滋年检车辆。有车主称,往返路程达百公里左右,还要花费百余元的过路费、油费。9月6日,三袁机动车检测站张贴公告,宣布停业。 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为何出现这一状况?10月8日,公安县三袁机动车检测站负责人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因为租用场地到期,他准备将检测站迁址,没想到办好手续后没被县里通过。他听一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知情朋友说,他的迁址要求在县里规委会上通过后,分管县领导签字同意,但被代县长签了“暂不批复”。  李崇高说,这是县领导为了扶持另一家新建的机动车检测站,而阻挠他的迁址,他无奈之下关停了检测站。他觉得,新建检测站拍地就用了2018万,按公安县的机动车保有量,很难赢利,县里拒绝他的迁址要求,可能是对摘地企业有扶持政策。  新建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也表示,地价太贵,她曾提出退地,政府就引来一名老板持有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针对李崇高的说法,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解释,分管县领导签字是不愿得罪李崇高,所以签了字。此外,李崇高检测站的新址位于荆江分洪区的通道内,他没有到水利部门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因此,水利部门在县里的规委会上提出了反对意见。  公安县水利局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相关审批归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管。  但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水政监察大队相关负责人称,之前在分蓄洪区内建设,几乎没有企业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规委会也未邀请该单位出席会议;公安县政府应该是不愿意让李崇高的检测站迁址,给他设置了障碍。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一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表示,公安县机动车保有量只有这么大,建新检测站的公司花这么多钱购买了土地,两家同时存在不利于市场,县里还是想让这两家合作,新检测站将于年底或明年初开业。  “不如我自己关了”  “因种种原因,检测站从即日起停业。”9月6日,位于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院内的三袁检测站门前,张贴了这一告示。  三袁检测站停业,意味着,公安县内的小型机动车车主,年检时必须到附近的荆州市、石首市、松滋县。  “往返一趟费用超过一百元。”一名车主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最近的一个检测站位于荆州区纪南镇安家岔,距离公安县约40公里左右,高速过路费往返为80元左右,再加上油费,费用更多。“这还只是小车的费用”。  10月8日,在公安县三袁检测站,透过门缝,能看见检测线旁摆放着一些检测设备。  “被他们‘逼停’,还不如我自己关了。”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崇高说。  位于交管大队大院的三袁汽车检测站。  2004年颁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规定: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检验实行社会化。  一年后,李崇高按招标条件,于2005年7月18日,成立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袁公司)。2006年,获得“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  李崇高的检测站租用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场地,合同期从2005年下半年至2014年12月31日,每年租金50万元。李崇高说,2014年合同到期后,交警大队就没有与他续签合同,但让其继续在交通警察大队院内营业。  2014年,国家相关部门出台新的机动车检测站标准,以往车辆只检测外观及综合安全这两项,新标准增加了环保检测,检测项目由以前的两项变成了三项。再加上租用场地小,排队车辆经常造成附近路段拥堵等情况,李崇高决定将三袁检测站迁址,按照新标准建设新的检测线。  “为何要扶持小儿子”  李崇高说,从2013年底开始,他就给当地政府部门写报告,希望征地搬迁,同时做项目的前期运作,但“有人认为这个项目很赚钱,也开始动了心思”。  李崇高打算将检测站迁址于宏荣驾校内。  2015年,公安县决定将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一块土地拿出来招拍挂,用于建设新标准检测线。  2015年10月16日,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发布的《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显示,位于曾埠头村的P(2015)21号地块,以2018万元被公安县顺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达公司”)摘得,该宗地土地用途为其他商服用地(车辆检测中心)。  李崇高说,这块地招拍挂时已经规定,必须用于建设车辆检测中心。顺达公司并没有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是专为“抢”这个项目而成立的公司。  “这个价格太高了,我根本就没有参加招拍挂。”李崇高说,这块地的起拍价为1790万元,而他之前以为可以在工业用地上建检测站,他当即决定放弃竞拍。李崇高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公安县小型机动车保有量约为6万辆,每辆车年检的费用仅为120元。每年检测站的毛收入为两百多万元,纯利润才几十万元。如果摊上买地、建设的成本,“这笔账根本算不过来”。  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顺达拍下地后,曾多次找过他要求合作,遭到拒绝后还曾向政府要求退地。  2015年11月24日,公安县人民政府就检测中心项目建设有关问题召开协调会,《公安县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显示:原则上“十三五”期间不再提供新的检测站项目用地。  宏荣驾校旁,为准备检测站迁址,拆除了一栋民房准备修路。  李崇高说,这份《会议纪要》阻挡了他找到搬迁地址的希望。不过,他自行找到公安县宏荣汽车驾驶培训学校合作,谈定将检测站搬到位于207国道旁夹竹园镇金猫口村的宏荣驾校内,宏荣驾校地块属于存量用地,为商业用地。  和宏荣驾校谈定后,李崇高找设计单位对新检测站做了规划设计方案。2016年4月,李崇高向公安县质监局、住建局申请迁址,当月28日,得到公安县质监局“同意”批复。李崇高向澎湃新闻出示了这份批文。  宏荣驾校负责人龚先生向澎湃新闻证实,其驾校场地有十余亩,双方已经签订合作协议。为了检测站搬迁到驾校,他还购买了一栋民宅,准备拆除后开一个通道,方便检测车辆通行。  “规划局也通过了方案,并将方案送到县规委会上进行讨论。”李崇高表示,他从朋友处打听得知,8月18日召开的规委会上,这个项目全票通过。一份公安县人民政府文书处理单显示,县委常委甘辉波、副县长刘才均批示“拟同意”,9月1日,公安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杨运春批示“三袁驾校机动车监测线(应为“检测站”)选址方案暂不批复”。  正在建的顺达汽车检测站。  李崇高说,几天后他找到县里相关负责人,有人说李崇高“搞了十几年了,不错了”。  李崇高一气之下,将检测站关停,“我所有的资质都是现成的,提供了十几年服务,而管理部门非要扶持没有资质的‘小儿子’,这里面有没有利益存在?”  他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显示,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的汽车检测线,有效期至2018年4月6日。  分洪区认为是县里“设卡”  三袁检测站的迁址申请究竟卡在了哪里?  10月9日,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告诉澎湃新闻,李崇高提出的迁址地处于荆江分洪区内,此处不允许有任何阻挡,一旦炸堤,要能让水迅速流出去。但经不起李崇高的软磨硬施,规划局才将方案提交到规委会上。而规委会上,水利部门就提出反对意见,要三袁检测站做防洪风险评价。  既然有反对意见,为何有两名县领导签字同意?  罗立红表示,因为李崇高比较倔,领导不想得罪他才签字同意。杨代县长是后来参会的,所以签了“暂不批复”。  罗立红说,三袁检测站位于县城中心,经常造成堵车。新标准要求增加环保检测,李崇高就想迁址把环保检测和汽车检测放在一起,这个项目也是他提出来的。但土地招拍挂的时候,他没能拿到地,别人找他合作他又不愿意,李性格比较偏执,就把汽车检测站关闭了。  对李崇高所说的“规划部门并没有告知他要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罗立红否认说,早就告知李崇高要办防洪风险评价,防洪方案应是整个规划的前置方案。  是不是因为顺达公司买了地,政府想扶持新的检测站?“我们不是故意要卡他(李崇高)。”罗立红说,市场是放开的,有两家竞争,各方面服务还要好些,顺达新建的汽车检测站应该年底就可以运行。  是不是办好防洪风险评价,三袁检测站就能完成搬迁呢?  罗立红说,即使李崇高做好防洪风险评价,办公楼还需要做6米高架空,以便洪水通过。除此之外,宏荣驾校位于207国道边,因场地不大,场内还有驾校,极易造成国道堵塞。而且,宏荣驾校所在区域,政府是准备规划为生态休闲区,检测站搬到此处并不合适,但这块地又是存量用地,这其中存在很多矛盾。  10月9日上午,公安县水利局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的审批由湖北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负责。  澎湃新闻前往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进行咨询,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企业,基本没有办过防洪风险评价书;如果规划局要求办评价书,可向该局水政监察大队咨询。  水政监察大队周姓队长告诉澎湃新闻,该局没有列席过公安县规委会,也未曾对三袁检测站的搬迁提出异议。周队长说,李崇高曾在9月份前来咨询办理评价书的手续,防洪风险评价可以和工程同步推进。这个手续很简单,李崇高找有资质的单位做风险报告后,交由水政监察进行审批即可,“他们(公安县规划局)以前从来没有要求过企业建设,把防洪风险评价作为前置条件,这就是公安县要故意卡他。”  罗立红向澎湃新闻证实,以前确实没有企业办防洪风险评价,现在刚刚变规范。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批示暂不批复三袁机动车检测站选址方案的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罗立红是乱说的。”一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告诉澎湃新闻,三袁检测站迁址方案几个月前曾经上过一次规委会,没能通过,主要原因是有地的驾校没资质,有资质的三袁没地。这一次规委会他出差在外,是通过手机电子签批的,而另一名县领导对情况不太了解,所以签批了“同意”。这次规委会上有很多方案上会,后来他了解到,是有人临时将迁址方案送到会上的。杨县长签批的时候,看到方案后警觉了,了解情况后就签了“暂不批复”。不同意的主要原因,一是防洪报告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公安县汽车保有量只有那么大,如果两家同时存在,对花钱拿专项用地的企业也是不公平的。当时就有人说用存量地办检测站,就被否决了的。因为顺达没有资质,当时政府撮合顺达和三袁合作,但双方没有谈拢。李崇高停站没有通过县里面,是私自停的。新检测站可能要到年底或明年初开业,目前政府仍在努力,让两家能够合作。  新检测站也说地太贵  李崇高称,三袁检测站一年大概要检测2万辆车,一个月是一千多辆,如果他的检测站完成搬迁,将会分流顺达新建的检测站一部分车源,而顺达那块地拿得那么贵,“他们怎么赚钱?所以要让我无法生存。”  公安县质监局产品质量监督科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目前该县只有三袁机动车检测站一家。  10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在位于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顺达公司检测站工地看到,一栋办公楼和两个钢构车间已经基本建成,车间内设备还未安装。工程简介显示,该工程将于10月17日完工。  顺达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表示,为了这个项目她和几个朋友注册了顺达公司。这块地太贵,而且还不能做其他项目。当时拿到地后准备和李崇高合作,但李崇高要求太高。她找政府退地,但合同约定要付420余万违约金。后来政府就招商引资了一名老板,持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澎湃新闻在公安县国土局官方网站查询发现,这块地价格约为57.74万元/亩,2015年同一时期,同属曾埠头村P(2015)25号地块以40.4万元/亩成交。  胡亚兰称,签合同时也规定了,在这块土地上投资必须在2000万元以上,而且只能做检测站,加上地价等总共要投入4000多万元,“这么贵的地,政府要保证投资人的正常收益。我们现在压力非常大,按照公安县的汽车保有量,检测站基本能保持运行。如果人家租一块地就能搞,我花了这么多钱(买地),你让人家搞,我们怎么搞呢?”  胡亚兰说,她不知道李崇高为何把三袁汽车检测站关了,“他们可以继续做啊”。  胡亚兰表示,她也知道当地车主为车检一事烦恼。目前,顺达公司检测站液晶屏、电脑等设备已准备安装,工作人员前后进行了四次培训。购买的大型设备已经在路上,待设备到后请省质监局来标定是否符合规定,然后向省质监局申报资格,40天内就能得到批复。办公楼先装修一层,原计划2017年1月1日开业,现在准备提前在今年11月开业。

今年9月6日以来,湖北公安县唯一一家小型机动车检测站停运了,车主们不得不去附近的荆州、石首、松滋年检车辆。有车主称,往返路程达百公里左右,还要花费百余元的过路费、油费。9月6日,三袁机动车检测站张贴公告,宣布停业。 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记者 周琦  为何出现这一状况?10月8日,公安县三袁机动车检测站负责人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因为租用场地到期,他准备将检测站迁址,没想到办好手续后没被县里通过。他听一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知情朋友说,他的迁址要求在县里规委会上通过后,分管县领导签字同意,但被代县长签了“暂不批复”。  李崇高说,这是县领导为了扶持另一家新建的机动车检测站,而阻挠他的迁址,他无奈之下关停了检测站。他觉得,新建检测站拍地就用了2018万,按公安县的机动车保有量,很难赢利,县里拒绝他的迁址要求,可能是对摘地企业有扶持政策。  新建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也表示,地价太贵,她曾提出退地,政府就引来一名老板持有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针对李崇高的说法,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解释,分管县领导签字是不愿得罪李崇高,所以签了字。此外,李崇高检测站的新址位于荆江分洪区的通道内,他没有到水利部门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因此,水利部门在县里的规委会上提出了反对意见。  公安县水利局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相关审批归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管。  但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水政监察大队相关负责人称,之前在分蓄洪区内建设,几乎没有企业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规委会也未邀请该单位出席会议;公安县政府应该是不愿意让李崇高的检测站迁址,给他设置了障碍。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一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表示,公安县机动车保有量只有这么大,建新检测站的公司花这么多钱购买了土地,两家同时存在不利于市场,县里还是想让这两家合作,新检测站将于年底或明年初开业。  “不如我自己关了”  “因种种原因,检测站从即日起停业。”9月6日,位于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院内的三袁检测站门前,张贴了这一告示。  三袁检测站停业,意味着,公安县内的小型机动车车主,年检时必须到附近的荆州市、石首市、松滋县。  “往返一趟费用超过一百元。”一名车主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最近的一个检测站位于荆州区纪南镇安家岔,距离公安县约40公里左右,高速过路费往返为80元左右,再加上油费,费用更多。“这还只是小车的费用”。  10月8日,在公安县三袁检测站,透过门缝,能看见检测线旁摆放着一些检测设备。  “被他们‘逼停’,还不如我自己关了。”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崇高说。  位于交管大队大院的三袁汽车检测站。  2004年颁布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规定: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检验实行社会化。  一年后,李崇高按招标条件,于2005年7月18日,成立公安县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袁公司)。2006年,获得“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  李崇高的检测站租用公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场地,合同期从2005年下半年至2014年12月31日,每年租金50万元。李崇高说,2014年合同到期后,交警大队就没有与他续签合同,但让其继续在交通警察大队院内营业。  2014年,国家相关部门出台新的机动车检测站标准,以往车辆只检测外观及综合安全这两项,新标准增加了环保检测,检测项目由以前的两项变成了三项。再加上租用场地小,排队车辆经常造成附近路段拥堵等情况,李崇高决定将三袁检测站迁址,按照新标准建设新的检测线。  “为何要扶持小儿子”  李崇高说,从2013年底开始,他就给当地政府部门写报告,希望征地搬迁,同时做项目的前期运作,但“有人认为这个项目很赚钱,也开始动了心思”。  李崇高打算将检测站迁址于宏荣驾校内。  2015年,公安县决定将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一块土地拿出来招拍挂,用于建设新标准检测线。  2015年10月16日,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发布的《公安县国土资源局国有土地使用权招拍挂出让成交公示》显示,位于曾埠头村的P(2015)21号地块,以2018万元被公安县顺达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达公司”)摘得,该宗地土地用途为其他商服用地(车辆检测中心)。  李崇高说,这块地招拍挂时已经规定,必须用于建设车辆检测中心。顺达公司并没有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是专为“抢”这个项目而成立的公司。  “这个价格太高了,我根本就没有参加招拍挂。”李崇高说,这块地的起拍价为1790万元,而他之前以为可以在工业用地上建检测站,他当即决定放弃竞拍。李崇高给澎湃新闻算了一笔账,公安县小型机动车保有量约为6万辆,每辆车年检的费用仅为120元。每年检测站的毛收入为两百多万元,纯利润才几十万元。如果摊上买地、建设的成本,“这笔账根本算不过来”。  李崇高告诉澎湃新闻,顺达拍下地后,曾多次找过他要求合作,遭到拒绝后还曾向政府要求退地。  2015年11月24日,公安县人民政府就检测中心项目建设有关问题召开协调会,《公安县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显示:原则上“十三五”期间不再提供新的检测站项目用地。  宏荣驾校旁,为准备检测站迁址,拆除了一栋民房准备修路。  李崇高说,这份《会议纪要》阻挡了他找到搬迁地址的希望。不过,他自行找到公安县宏荣汽车驾驶培训学校合作,谈定将检测站搬到位于207国道旁夹竹园镇金猫口村的宏荣驾校内,宏荣驾校地块属于存量用地,为商业用地。  和宏荣驾校谈定后,李崇高找设计单位对新检测站做了规划设计方案。2016年4月,李崇高向公安县质监局、住建局申请迁址,当月28日,得到公安县质监局“同意”批复。李崇高向澎湃新闻出示了这份批文。  宏荣驾校负责人龚先生向澎湃新闻证实,其驾校场地有十余亩,双方已经签订合作协议。为了检测站搬迁到驾校,他还购买了一栋民宅,准备拆除后开一个通道,方便检测车辆通行。  “规划局也通过了方案,并将方案送到县规委会上进行讨论。”李崇高表示,他从朋友处打听得知,8月18日召开的规委会上,这个项目全票通过。一份公安县人民政府文书处理单显示,县委常委甘辉波、副县长刘才均批示“拟同意”,9月1日,公安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杨运春批示“三袁驾校机动车监测线(应为“检测站”)选址方案暂不批复”。  正在建的顺达汽车检测站。  李崇高说,几天后他找到县里相关负责人,有人说李崇高“搞了十几年了,不错了”。  李崇高一气之下,将检测站关停,“我所有的资质都是现成的,提供了十几年服务,而管理部门非要扶持没有资质的‘小儿子’,这里面有没有利益存在?”  他提供给澎湃新闻的一份《机动车安全技术检验机构检验资格许可证》显示,三袁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有限公司的汽车检测线,有效期至2018年4月6日。  分洪区认为是县里“设卡”  三袁检测站的迁址申请究竟卡在了哪里?  10月9日,公安县城乡规划局副局长罗立红告诉澎湃新闻,李崇高提出的迁址地处于荆江分洪区内,此处不允许有任何阻挡,一旦炸堤,要能让水迅速流出去。但经不起李崇高的软磨硬施,规划局才将方案提交到规委会上。而规委会上,水利部门就提出反对意见,要三袁检测站做防洪风险评价。  既然有反对意见,为何有两名县领导签字同意?  罗立红表示,因为李崇高比较倔,领导不想得罪他才签字同意。杨代县长是后来参会的,所以签了“暂不批复”。  罗立红说,三袁检测站位于县城中心,经常造成堵车。新标准要求增加环保检测,李崇高就想迁址把环保检测和汽车检测放在一起,这个项目也是他提出来的。但土地招拍挂的时候,他没能拿到地,别人找他合作他又不愿意,李性格比较偏执,就把汽车检测站关闭了。  对李崇高所说的“规划部门并没有告知他要办理防洪风险评价书”,罗立红否认说,早就告知李崇高要办防洪风险评价,防洪方案应是整个规划的前置方案。  是不是因为顺达公司买了地,政府想扶持新的检测站?“我们不是故意要卡他(李崇高)。”罗立红说,市场是放开的,有两家竞争,各方面服务还要好些,顺达新建的汽车检测站应该年底就可以运行。  是不是办好防洪风险评价,三袁检测站就能完成搬迁呢?  罗立红说,即使李崇高做好防洪风险评价,办公楼还需要做6米高架空,以便洪水通过。除此之外,宏荣驾校位于207国道边,因场地不大,场内还有驾校,极易造成国道堵塞。而且,宏荣驾校所在区域,政府是准备规划为生态休闲区,检测站搬到此处并不合适,但这块地又是存量用地,这其中存在很多矛盾。  10月9日上午,公安县水利局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的审批由湖北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负责。  澎湃新闻前往荆江分蓄洪区工程管理局进行咨询,多名工作人员表示,分蓄洪区内的企业,基本没有办过防洪风险评价书;如果规划局要求办评价书,可向该局水政监察大队咨询。  水政监察大队周姓队长告诉澎湃新闻,该局没有列席过公安县规委会,也未曾对三袁检测站的搬迁提出异议。周队长说,李崇高曾在9月份前来咨询办理评价书的手续,防洪风险评价可以和工程同步推进。这个手续很简单,李崇高找有资质的单位做风险报告后,交由水政监察进行审批即可,“他们(公安县规划局)以前从来没有要求过企业建设,把防洪风险评价作为前置条件,这就是公安县要故意卡他。”  罗立红向澎湃新闻证实,以前确实没有企业办防洪风险评价,现在刚刚变规范。  10月13日,澎湃新闻致电批示暂不批复三袁机动车检测站选址方案的公安县代县长杨运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罗立红是乱说的。”一名签字“同意”的县领导告诉澎湃新闻,三袁检测站迁址方案几个月前曾经上过一次规委会,没能通过,主要原因是有地的驾校没资质,有资质的三袁没地。这一次规委会他出差在外,是通过手机电子签批的,而另一名县领导对情况不太了解,所以签批了“同意”。这次规委会上有很多方案上会,后来他了解到,是有人临时将迁址方案送到会上的。杨县长签批的时候,看到方案后警觉了,了解情况后就签了“暂不批复”。不同意的主要原因,一是防洪报告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公安县汽车保有量只有那么大,如果两家同时存在,对花钱拿专项用地的企业也是不公平的。当时就有人说用存量地办检测站,就被否决了的。因为顺达没有资质,当时政府撮合顺达和三袁合作,但双方没有谈拢。李崇高停站没有通过县里面,是私自停的。新检测站可能要到年底或明年初开业,目前政府仍在努力,让两家能够合作。  新检测站也说地太贵  李崇高称,三袁检测站一年大概要检测2万辆车,一个月是一千多辆,如果他的检测站完成搬迁,将会分流顺达新建的检测站一部分车源,而顺达那块地拿得那么贵,“他们怎么赚钱?所以要让我无法生存。”  公安县质监局产品质量监督科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证实,目前该县只有三袁机动车检测站一家。  10月9日下午,澎湃新闻在位于斗湖堤镇曾埠头村的顺达公司检测站工地看到,一栋办公楼和两个钢构车间已经基本建成,车间内设备还未安装。工程简介显示,该工程将于10月17日完工。  顺达检测站负责人胡亚兰表示,为了这个项目她和几个朋友注册了顺达公司。这块地太贵,而且还不能做其他项目。当时拿到地后准备和李崇高合作,但李崇高要求太高。她找政府退地,但合同约定要付420余万违约金。后来政府就招商引资了一名老板,持51%的股份,“政府可能对其有招商扶持政策”。  澎湃新闻在公安县国土局官方网站查询发现,这块地价格约为57.74万元/亩,2015年同一时期,同属曾埠头村P(2015)25号地块以40.4万元/亩成交。  胡亚兰称,签合同时也规定了,在这块土地上投资必须在2000万元以上,而且只能做检测站,加上地价等总共要投入4000多万元,“这么贵的地,政府要保证投资人的正常收益。我们现在压力非常大,按照公安县的汽车保有量,检测站基本能保持运行。如果人家租一块地就能搞,我花了这么多钱(买地),你让人家搞,我们怎么搞呢?”  胡亚兰说,她不知道李崇高为何把三袁汽车检测站关了,“他们可以继续做啊”。  胡亚兰表示,她也知道当地车主为车检一事烦恼。目前,顺达公司检测站液晶屏、电脑等设备已准备安装,工作人员前后进行了四次培训。购买的大型设备已经在路上,待设备到后请省质监局来标定是否符合规定,然后向省质监局申报资格,40天内就能得到批复。办公楼先装修一层,原计划2017年1月1日开业,现在准备提前在今年11月开业。

湖北公安县唯一机动车检测站负气关停 疑遭刁难

相关内容